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姚多多的詛咒

如果是我在清大的朋友們,最近一定知道兩件我的事情,一個是我上禮拜拿了新竹市竹塹文學獎的獎狀、獎盃、獎金回來,另外一件事情,則是關於我可憐的左腳,它在清大坑坑疤疤的校園內受到了重創,它現在被包裹在三片藥布中,好像被埋在南極的雪地裡面。

竹塹文學獎領獎跟我的腳傷看起來沒什麼關係,不過在我們可愛的姚姓助理教授一句:「得獎了沒有請客會衰!」之後,有了可怕的連結。

我禮拜二那天到底是為什麼會傷到腳呢?當天晚上,思沙龍的學弟妹們正在講關於頒獎當天司儀把我的名字跟作品的名字搞混的笑話。我看有些人聽了有些茫然,顯然不知道我的作品名稱叫做《黃光區》,更不曉得「黃光區」這三個字的意義,所以我就很高興地離開207,很快地走下樓,往車子的方向過去,想拿放在車上的作品集上樓。教育館的旁邊因為新圖書館旺宏館的興建而挖了一條長長的溝,不很深,大概十幾公分的落差。

原則上那種溝是挖得還滿筆直的,不過有些地方坑洞會大一點,走路速度很快的我,好死不死就在清大校園燈光美、氣氛佳的狀況下,準確地踩空。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在柏油路上滑行了。

禮拜一當天我並沒有想到要帶什麼東西上山請大家吃,同學們跟姚姓助理教授還很嗨地要我趕快訂披薩,不過我是答應了下禮拜一定請客,結果連請客都還來不及請,就出事了。

老師啊~~~!客我一定會請,但是你的詛咒也未免太準了吧~~~!

除了抱怨,其實在這邊我還是要感謝很多人的,受傷之後得到很多人的幫助跟關心,讓我覺得這個地方還是滿溫暖的,無論是第一時間幫我打電話的路人甲、乙(對不起,真的不知道這兩位是誰)、送我到馬偕的陳教官、這幾天幫我最多的室友GY定、學弟喜感瘦、陪我講電話度過苦悶的急診室等待的Miss Panda、最關心我的家人......以及所有有關心我幫助過我的朋友們,真的很謝謝你們,雖然詛咒如此惡毒,但因為有你們還是讓我覺得我活在一個挺溫暖的世界中。

好啦!姚老大,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一切都只是巧合,如果你知道我受傷的話,應該也會關心吧!?

1 則留言:

duhyuhshin 提到...

Take care.